蔡大礼|老庄文艺思想与当代书法的审美追求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9日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蔡大礼|老庄文艺思惟与现代书法的审美追求

  老庄文艺思惟与现代书法的审美追求

  老子与庄子是中国古代精采的思惟家、哲学家,他们的思惟虽不完全不异,但历来“老庄”并称,申明两者思惟系统的联系关系与分歧,出格在文艺和美学思惟的一些根基点上,老庄是一脉相承的。

  老庄糊口于春秋战国社会大动荡、大变化的时代,新旧体系体例更迭,交战杀伐不止。一方面统治者的物欲不竭膨胀,享乐拥有无所厌足;另一方面社会磨难愈加极重繁重,满目所见“殊死者相枕也,桁杨者相推也,刑戮者相望也。”①老庄认为,各种报酬的争斗杀伐、予取予夺,是对“天道”的粉碎与反动,他们提出要“无以人灭天,无以故灭命”②。这里的“天”便是天然,“命”则是指事物的天然纪律。认为人类不克不及逆天而行去改变天然社会的客观纪律,而必需尊重和适应事物的客观纪律。

  基于此,他们文艺思惟则是崇尚天然之美,否决报酬造作之美的。他们认为最高最美的艺术是 “天工”,而不是人工修琢雕饰的产品。他们以六合为大美,热爱天然之美,而人工必需合于“天道”,追求与天然的协调同一。

  故老子说过,“美言不信,信言不美”,“大音希声”,“大象无形”③。庄子更进一步发扬了老子的思惟,主意人工之美或报酬艺术只要进入“六合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④形态,方能缔造出美仑美奂、与道合一的佳构。庄子思惟火速宽阔,想象力汪洋恣肆,充满浪漫主义的色彩。他用厨子解牛、轮扁斫轮、津人操舟、佝偻者承蜩等寓言,抽象地讲解了“天工”与“人工”的关系,阐释了手艺与艺术、技进乎道的文艺思惟,同时描述了贰心目中天道合一、“第一流”的艺术境地。

  老庄文艺思惟对后世的影响十分深远,在中国古代文学、绘画、音乐、书法等艺术范畴都有表示,于今所见的汉晋文明、道家文化、明清“复古”思潮以及现代书法衍变,无不到处可见老庄艺术思惟的烙印。

  一、崇尚天然,返朴归真

  现代书法的起步恰在十年文革终结、鼎新开放之初,通过谬误尺度问题的大会商,过去具有的各种思惟束缚被逐渐打破,与那样的时代布景相呼应,书法家们越来越关心艺术的自在与个性的解放,于是在书法——如许一个“法度唯上”的特殊艺术范畴,崇尚天然、返朴归真成为书法审美新的追求。

  因为阿谁特殊时代的汗青缘由,其时字帖数量少少,“欧、柳、颜楷遍全国”的现状反而促使书家们积极拓展进修的视野,广搜各类古代碑本,书法创作风尚也从正、行书法为主,向着行草风行、篆隶成长改变。在向古代典范进修的过程中,现代书法家起头认识并体味到,天然之美的妙处,朴实之美的古典。诚如庄子认为世间最美的音乐是“天籁”。天籁是不依赖于任何外力天然界的众窍自鸣之美,恰如《天运》篇中描写黄帝的“咸池之乐”,其特点是听之不闻其声,视之不见其形,充满六合,包裹六极。这是老子“大音希声”美学思惟的具体表示。晋陶渊明有“无弦琴”一张,“每适酒,辄抚弄以寄其意”⑤,无声的音乐正可抒发此时难与人言的复杂感情。

  从现代书法创作中,我们不难发觉表达体例越来越天然,翰墨使用越来越活脱、松动,追求朴实天趣,出格在书写相对自在度更大的行草书范畴取得的成就更高;对篆隶等古代书法典范的进修,也促使人们加深了对于古法、古意的融会。通过进修与创作实践,将天然朴拙之大美与巧饰报酬之小美两相对比,很多书家对于老庄推崇的“天工”之美更为倾慕与神驰。颠末近十年来的成长,现代书法创作中如许的审美取向从自由到盲目,亦如“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曾经慢慢汇成了一股潮水。

  二、写生入神,技进乎道

  现代书法关于承继与立异的辩论不断没有遏制,关心核心在于对古典作品若何承继与扬弃的问题。一部门论者认为,书法就是汉字书写之法,必需以形、以法为依凭,故承继保守的焦点在于控制书法的形与法,依法而书便是书法;另一部门论者认为,书法是汉字书写为载体的艺术创作,承继保守旨在进修控制书法内在的纪律,于创作则追求法度之外更大的自在。

  书法的形与神犹如诗歌的言与意,诗歌是言语的艺术,得当的言语方可精确地表达意义,而老庄则认为“意之所随也,不克不及够言传也”⑥,“言之所不克不及论,意之所不克不及察致者,不期精粗焉。”意指有的时候言语本身是一种局限,往往因言害意,真正美的文学该当不固执于言语文字所表达的意义。因此在艺术进修与缔造的过程中,各类无形的手段都无法表达艺术思维丰硕活泼的内容,要获得真正的美、真正的艺术,就必需冲破无形手段表达的局限性,长于从有声之乐中领略无声之乐,观无形之画去想象无形之画,因言内之意去体味言外之意,如虚室生白,诗中有画,以及书法的计白当黑一般。

  庄子认为,顶级的手艺是与天道合一、与天然彼此协调的,所谓道就是纪律。因此厨子解牛“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操作中他以神遇而不以目视,不宥于事物的外形表象,而是透辟把握事物的内在纪律,顺势而为,游刃不足,故得十九年而不更刀。如许的物我合一的化境,才是手艺升华进入艺术条理的必由之路。书法如斯,绘画也是如斯。“画西施之面,美而不成说[悦];规孟贲之目,大而不成畏,君形者亡焉。”⑦六朝画家顾恺之画人最重逼真,他在形而上学家王弼“言为象蹄,意为象筌”的理论根本上提出以形写神的主意,今人更于现代书法美术创作中倡导“得鱼忘筌”、“遗貌取神”的艺术观,上溯其源恰是老庄“以无为本,以无为末”文艺思惟的发扬与表现。

  三、意境的表达与追求

  现代书法创作凡是在翰墨之外,愈加重视艺术意境的缔造,这是与偏于适用的保守书法最大的分歧,然而对意境的表达与追求,也是与老庄文艺思惟的影响密不成分的。

  举例来说,深受老庄思惟影响的汉代文明留下了很多精采的艺术品,如汉骠骑将军霍去病墓的石像生马、牛、虎、象等,造型有如天然巨石,工匠因势所施之雕镂极其简约洗炼,然而活泼逼真,浑朴沉穆,显得很是大气;汉代的瓦甓印章砖石文字大多采用简约明快的缪篆,也多是文随器形,疏朗规矩,风雅古朴,没有过多报酬的润色,倒是严肃典雅令人着迷。此类还有汉代摩崖、画像砖等等,那种高度归纳综合、古拙无邪、又神采飞动,充满想象力的造型,足以穿越两千多年的岁月,至今仍然具有撼动听心的力量。

  现代书法承继了中国保守艺术意境表达的很多特点,如基于书法艺术笼统表示的“宁极少许”,讲究线条的精练、精妙,用尽可能少的翰墨,表达尽可能丰硕多彩的内涵;成心境营建的“意在象外”,“言有尽而意无限”,不锐意追求精美、精巧,而表示笨拙、强硬或不到位的天然与情趣;有表达体例的真假连系,用计白当黑等朋分、穿插、排叠等技巧,给观者营建一个比无形翰墨更广漠的想象空间;还有“逼真”,不继续描绘为人熟知的典范作品,而是通过再缔造来凸现作者“这一个”的异乎寻常……

  总之,以追求人生自在为抱负的老庄文艺、美学思惟,刚好顺应了鼎新开放以来时代的变化与艺术思惟的大解放,进而对现代书法的审美取向发生了深刻的影响。过去我们多看到庄子想象丰硕的浪漫主义情怀,看到他“以卮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⑧的艺术表示手法的价值,看到老庄文艺思惟对我国古代文艺保守发生的庞大影响,却常常冷视这些前贤思惟对于现代艺术的深刻影响,想当然地把书法创作与审美的变化通盘归结为西方文艺观与美术思潮的冲击,故不免牵强附会,这是此后书法理论研究应留意的问题之一。

  ① 语出《庄子•在宥》

  ② 语出《庄子•秋水》

  ③ 语出《老子》第四十一章

  ④ 语出《庄子•齐物论》

  ⑤ 语出梁萧统《陶渊明传》

  ⑥ 语出《庄子•天道》

  ⑦ 语出《淮南子•说山训》

  ⑧ 语出《庄子•全国》

  蔡大礼|出名书法篆刻家、艺术评论家,现为中国国度画院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印社副秘书长,小刀会执事,《东方艺术•书法》特约编委。

  主编:刘彭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编辑:admin)
http://studioyip.com/slz/308/